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http://www.delonghi-nabe.com/
    色老頭導航

    馬背上,色老陳京兒這時已笑瞇瞇的道:

    頭導丁不同道:另一面,色老田壽長心里已不是滋味的干咳了一聲!

    “火壇人似火,頭導水壇似海妖,他們倒是叫得絕!”

    色老水冰心冷笑連連道:

    一聲吼叫,頭導黑大漢忙拋去一棒本能的伸手去抹拭,不料那白磷火竟也在大漢的手上燒起來——

    草叢矮樹開始晃動,色老坡下面便是-大片莊稼地……

    面對著弟兄們這種歡迎的場面,色老衛浪云一手攬著水冰心那纖纖的腰肢,另-于高高揮舞著,滿面笑意而開心激蕩不能自已.

    “段泰武功不錯,頭導人也義氣,由他去也算適當.”

    “我不是替二叔說話,色老這原是事實嘛!”

    “獨航,頭導你來了最好,替我想想,這次南征你看我們該跟哪些人前往?”

    衛浪云掙得面紅耳赤的道:色老“大叔,色老就是因為大叔與二叔在豁命耗力的創江山,開局面,而且為了侄兒日后的繼承扎根基,所以侄兒才越發不能坐享其成,以黑發人來拖累白發人,大叔,侄兒自信能夠站得穩,挺得直,樣樣不落人后,侄兒能以效命之處若硬令侄兒退縮,那侄兒豈非變成一個勢須有人撐腰才立得起來的懦夫或膏梁子了?”

    醬紅泛黑的兩孔如今已成紫灰色,頭導鐵漢喘息的幾乎呼吸難繼,半晌他才擠壓出一句話:

    “目前我們這是在商議軍情大事,色老最后裁決,全在大當家斟酌,誰去誰留,就不用爭執了!”

    “大伯,把楊長老二人留下不太好吧!”

    “老狗.老子們要知道的是你們的門面面字號,什么幫什么派,總得有個名稱吧!”

    陳京兒不再有所反抗,因為再反抗姓卜的真還有機會向自己下毒手,這種虧恁誰也不愿吃,陳京兒當然也不愿意在這種求死不能的節骨眼上找倒霉!

    呵呵一笑,衛浪云道:

    “見過,但未上去過!”

    澹臺又離余悸猶存的道:“剛才好險;那齊剛全是在拚命,一心打算同歸于盡,田兄吉星高照雖遭內創,也是不幸中之大幸了……且請稍歇,我不擾田兄運功調息了.”

    赫連雄沉聲對陶輝道:

    于是,大伙全哈哈大笑了……

    突然間,南海門那面一聲號角,立刻便見正欲撲殺的南海門仁兄們分成兩邊撤去——

    陳京兒已聽得各處腳步聲往這里圍來,如再戀戰,必難脫身!

    “是浪云他們回來了,哈……也該回來了.”

    石室中,只見那十二個怪衣大漢果然一臉黑青,面上的那個“火”字果然已經消失,一個個死狀十分恐怖凄慘,似是承受過十分痛苦折磨似的每個人擺出掙扎的表情!

    距離富陵鎮不過七十余里處,官道上突然出現十二騎快馬沖過來,這批人來的快,剎時迎上馱著呂迎風那匹狂奔的馬.為首的一人正是“金蝎旗”大把頭“流星刀”卜乃豐,跟隨他的也是身旁軟皮黑色緊身衣靠的“蝎子”組合兄弟。

    “除了六順與蝎子方面,難道尚有花子幫?”

    用力點頭,衛浪云急道:“沒有問題,這一陣,我業已感到神情氣爽,精力澎湃涌澈,像全身的血流都在沸騰了,我從沒有像現在這樣好過!”

    陳京兒突然來這一手,石秀還真不敢相信-----

    水冰心哈哈一笑,道:

    “鐵家寨完了,還不棄械投降聽候盟主發落!”

    走出地下室,呂迎風道:

    衛浪云憤怒的道:“那么,你當時所言,澹臺又離將水冰心許配給‘鐵家寨’少寨主鐵錚強的話是真是假?”

    “對!殺光這群狗東西,替兄弟們報仇!”一眾“蝎子”兄弟們叫著——

    田壽長搖頭笑道:

    田壽長望望水冰心,笑道:

    皮四寶一咧嘴,大半口金牙閃閃中忙應道:

    不錯,衛浪云說的一些不差,“百竅心君”田壽長還真的是這么個人物,他自上得內陸,立刻有“勿回島”堂口的人送來馬匹,不用人陪,他已急急的趕到了富陵鎮的“蝎子”組合。

    赫連雄見鐵漢自寨墻上面躍下來,早指著自己鼻尖,嘿嘿叫道: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http://www.delonghi-nabe.com/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双腿大开被手指性调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