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http://www.delonghi-nabe.com/
    洋洋很快樂

    “拼殺已截止,洋洋一點忙也幫不上,何言來得及時?”

    陳京兒的語音并不高,洋洋但舒滄與楊宗段凡全都不約而同的叫道:洋洋舒滄這時問道:

    洋洋水冰心在車中道:

    “打死你這頭賴皮狗!洋洋”

    船身已斜,洋洋主桅桿已斷,船頭還有個大洞,光景可夠凄涼的,如果不是快船上一半是浮木造。這條船只怕也早已沉入海底了!

    這時“蝎子”總掌旗古獨航拄杖走來,洋洋見了田壽長,不由肅容的道:

    “老東西,洋洋你笑什么?”

    衛浪云氣憤的道:洋洋“你不要光為了你的義父著想,洋洋也該為我們想想,我們為了減輕人命的傷亡,為了保持親家的情份,為了息止不必要的干戈之爭,更為了我們日后過得心安,我們有什么不曾做的?我連全島的威信都給墊上了,完全是將就你義父,如果他尚不知好歹,硬要逼人走到絕外,卻叫我們怎生再忍?如何再讓?他假設真個不興我們活了,我們便只有硬干上去!”

    洋洋鐵漢怒道:

    赫連雄搖頭,洋洋道:

    皮四寶雙肩一聳,洋洋笑道:

    “火蝎旗”大把頭“金狐”盛名揚也撞住一個使棍大漢拼殺,洋洋盛名揚已拋去手上皮盾,洋洋幾次未抓住對方擊打而來的鋼棍,他的左臂似已不聽使喚的垂著,但右手的刀卻仍厲烈的出招有致,毫不退讓!

    呂迎風朝前走近一步,洋洋平穩的道:“谷宣,這一次,‘六順樓’舉兵,是誰的主意?

    “既是我侄媳婦懷孕,為何如此他們長途勞累的來我這兒?孩子們不懂事難道你也不懂?這要是一不巧出了岔,可怎么了得,你說我不罵你我罵誰?”

    團團頭大的銀花宛如星海泛濫,炫花了人眼,余音中傳來一陣破雷撞擊-一

    “兄弟.我們又贏了!”

    田壽長回想起什么似的哧道:“記得在,‘不留亭’鳳嘯松已吃過一次我們火器的虧了,這一遭,他滋味重嘗,呵呵,要不氣得暴跳如雷才怪!”

    “四寶,把店掌柜找來?!?br>
    “一個不留!”

    衛浪云冷哼一聲,道:

    一條清溪正自潺潺流向谷外,一行行垂柳綠意盎然,走過一條山道,半丈寬的青石臺階,曲折著繞向山腰隱沒在蒼松翠柏間——

    “呂迎風,夫人呢?”

    涂宏已笑道:

    衛浪云見是使鏈子槍與大砍刀的兩個漢子,一聲冷笑,道:

    兩手一攤,舒滄道:“但是在他下去好一陣子之后居然替水冰心解了鐐銬禁制,更親自將水冰心抱了上來,兩人那股熱活勁,就是多年夫妻也不過如此的了!”

    干咳幾聲,舒滄道:“是這樣的,島主,她是回去做魯仲連去啦,去勸告她義父同我們握手言和,化干戈為玉帛,從此不再交兵爭戰,彼此結成親家,共創大業,也促使她義父立即停止各地的偵騎追兵,那些人可全是‘六順樓’派出來對付我們的吶……

    衛浪云與水冰心二人來到這小紅磚屋外面,二人望著這位大叔逗著一只“八哥”,半響,衛浪云道:

    呂迎風的手一揮.他那架巨型風箏的鳥翼上,立時便閃亮起一片瑩瑩眨動的磷光,這片磷光耀映的亮度不算太強,但卻是夠給地面上的人發現了.

    話聲中,柴志貴騰空而起,箭一般的平飛而越過二人頭頂,便在那滿面血水大漢的猛目追望柴志貴身影同時

    幾句話說得在場眾人,立刻又響起一片歡呼聲……

    一邊,舒滄道:

    “就是這個意思,我們總不能不說話吧!”

    “皮四寶,你不怕少夫人知道剝你的皮?”

    衛浪云正要對田壽長說什么,那邊楊宗已躍回來,他哈哈-笑的指著身后面,道:

    段泰當然想知道對方的戰法,因為半年來,“蝎子”損失不輕,分派出去的人無法掌握敵人動向,而敵人在襲擊一處地方時候,手段殘忍毒辣;一個活口也不留!

    楊宗已在帳外道:

    事情該誰的誰動手,一點不見紊亂,二十名后隊兄弟,一人手牽五六匹馬,躬腰拉馬直往附近林中拉去.

    “盟主雖只是路過,呂家集地方已覺榮寵無比.”說著,斤大成回頭問身后的掌柜,道:“酒席可曾備好了?”

    話聲中,馬超風手中雙槍疾桃又撩中,那人的外衣全被利槍挑破----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http://www.delonghi-nabe.com/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双腿大开被手指性调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