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http://www.delonghi-nabe.com/
    溫柔以待by吃素

    “大盾王”曹步前聽說田二爺與舒幫主也在“蝎子莊”上,溫柔立刻便去進見——

    怪船緩緩的駛靠在破船邊,吃素“生死無忌”季淦早躍上怪船,他一見曹步前,忙施禮,道:慈祥又喜悅的望著衛浪云,溫柔展履塵頷道道:“好孩子,以后,這付擔子就要給你來挑了!”

    雖已認清,吃素但躲已不及,就聽得“轟隆”一聲,怪船底的那支包鋼尖錐已撞進入對方船腹——

    溫柔衛浪云已是忿怒的罵道:

    酒飯剛吃完,吃素陳京兒已先自走床前,吃素仔細的又為衛浪云拉被子掛帳幔,甚至連衛浪云的衣扣也由她一一解開,直到她緩緩的把衛浪云銀袍疊齊放一邊,直到她又細心的把被子在衛浪云身上蓋好,這才一笑的走出客房回自己房中去了——

    卜乃豐是把陳京兒反挾在左肋下,溫柔陳京兒的面孔是向外的,溫柔如今卜乃豐借馬的奔馳中,漸漸的將陳京兒把身子換了個方向,這樣一來,陳京兒便順利的摟住卜乃豐的腰,而右足已放在馬背上了.

    但對方重傷的兩人也沒有開口出聲,溫柔這就令呂迎風有些迷茫了.

    那大夫是個斜眼,吃素燈光下他看了受傷的陳京兒一陣子搖頭對斤大成道:

    溫柔“是嗎?”

    呂迎風柔聲道:吃素“他不僅僅是‘后生小子’而已,他是勿回島的少主.”

    溫柔“孩子還好吧?”

    衛浪云窘迫的申辯道,吃素“二叔,我們沒有,夜里連說話都沒說上幾句我就睡著了……”

    就在這些人尚未對二人形成包圍呢,溫柔后面已聽得“咔嚓”裂骨與凄厲的慘叫聲,四個大漢已倒在血灘中死去!

    “調頭,調頭!靠過去!”

    “這么快?”

    皮四寶吆喝著把他的人分成四撥,分成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摸搜過去,約定半個時辰回頭.

    衛浪云突然高聲叫道:

    呂迎風又道:“而且,那時她人約莫已被監禁起來了?”

    蹲檔疾旋,大漢鏈子錘拼力回打中厲叫道:

    大船上,空中人影倏閃,綠衣大漢掠頭飛躍,曹步前身形復起,右手錐正待橫刺,另一綠漢已兇悍的撲至,“錐刀”猛刺,直欺而上,顯然要與空中大漢配合,準備一擊而中!

    躺在后面軟兜上的呂迎風仰起身道:“少主,少夫人,我們根本不須與那些牛鬼蛇神多費唇舌,干脆三門齊動,猛攻下去.殺他們一個雞飛狗跳.片甲不留!”

    赫連雄笑道:

    那大漢笑道:

    自蘆草的隙縫中瞄視出去,田壽長一邊探查一邊悄聲道:“鳳老鬼在那邊一個凹洼里坐著……他身旁好像有尹韁與元德首…三個人正在說著話……嗯,另一人滿臉絡腮胡子的仁兄卻呆望天空不知在想什么……有幾個‘紅帶子’與‘黃帶子’湊在一起……還有兩個‘藍帶子’?!?br>
    展履塵頷首道:“老三說得極是.”

    楊宗正色道:“少主說的乃是實情,為了大局著想,我們都會盡量委屈求全?!?br>
    “是老馮呀!你這條‘浪里龍’果然沒淹死在大海里!”

    對方竟力抵擋,氣喘吁吁的大叫:“我是史直,你又能如何?”

    陳京兒頭一甩,冷然道:

    “陳京兒,只等皮爺揪住你,我的乖,你就樂子大了,不論他娘的上馬瘋下馬狂,準叫你從心眼里知道皮爺成還是不成……”

    一時間,谷宣窒住了.他詞窮的道:“這………這是人的立場不同…”

    澹臺又離笑道:“那么,展兄,我們就這樣說定了?”

    “等下見了爹,由你先叫著見禮?!?br>
    風蕭蕭的吹拂。

    躍身下馬,管庸忙著對馬上的田壽長施禮道:

    丁不同望著陳京兒,心中著惱,原本是今夜在三和客店陪著當家的熱誠招待這位江湖道上大盟主,這在往后的日子里,也算夠光彩的,哪想到半途上竟會冒出這么個可惡的女人壞了大事,當真是想也想不到的事.

    說到這里,水冰心不禁語聲哽塞了。

    “但愿我那伙計追過了頭——”

    田壽長道:“但是,其中便有幾個問題各在利害上發生了沖突,我們得仔細研討一番,看看如何行動方為上策……”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http://www.delonghi-nabe.com/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双腿大开被手指性调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