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http://www.delonghi-nabe.com/
    不知火舞h漫

    “澹臺兄,不知我來了!”

    “等等!火舞”“你妄想以小魚釣大魚,不知要我把我們門主誘出來,不知普天下江湖中,誰都知道當年紫凌宮一戰,不論赫連雄的‘蝎子’或‘花子幫’,全栽在那里,這兩方面的雜碎會輕易放我生路?當然不是,放我的目的不就是想一網打盡,是什么?”

    “赫連當家的,火舞看來勝利已屬于貴組合了,雖未趕上協助一臂,但來道賀一番也不虛此行了!”

    不知“金蝎旗”大把頭卜乃豐。

    如今,火舞他們又來到了“老通城”,就在那條舊街道上,天尚未黑下來呢,便見“如歸客?!遍T口,有個伙計已把個暈糊糊,紅嘟嘟的油燈籠掛上了-一-

    獰怖的面孔黑夜中望之更見扭曲,不知谷宣似已豁上老命的在玩命了——

    “媽的,不知‘小白猴’這王八蛋想逞英雄呀!”

    抬頭一望天色,火舞展履塵低聲道:“近暮了……”

    立刻,不知一百多名黑軟皮緊身衣靠的“蝎子”兄弟,不約而同的一個方向撲向鐵家寨的寨門下!

    于是,火舞一陣金鐵撞擊之聲再起,火舞只見四五個面上被毒蒺藜擊得血糊淋漓而又面目全非的“蝎子”兄弟,狂叫著拚出最后一口氣飛斬而上,厲烈的流出他們最后一滴血,才無奈的倒下去!

    沒有一個大漢再動,不知從血紅的面罩上望去,他們的雙目黯然,一付萎靡不振的任由“蝎子”兄弟為他們敷藥——

    田壽長用力捻下一根胡子,火舞狠恨的道:“娘的……”

    “天已快亮了,不知我們早點上路!”

    田壽長皺著眉道:“事情是叫人疑惑,不過,我也不相信毛病會在水丫頭身上!”

    一旁,田壽長已沉聲道:

    只是在末咽那最后一口氣的時候,便只有把心橫了,因為只有這樣才或能爭得活的機會!

    望著血肉一堆的秦二壯,剛剛一撲而空的段泰,雙目亦焰迸灑的罵道:

    手持大黃傘唿的低身錯步,就在大漢舉棍下砸又搗同時,突見一團黃影已飛,旋在那紅衣大漢面前----

    那人尷尬的道:“方才張坤與殷雄兩個下來傳達樓主口諭,只說叫大伙不得冒犯‘勿回島’來人,并大開樓門列隊歡迎,卻未曾明言其中緣由,樓主,我實在被弄迷糊了,我們與‘勿回島’,不正勢不兩立的敵對著么,怎的突然又這般親近起來?”

    衛浪云開朗的道:“大伯自始至終你就支持我的信念,可見大伯看人論事是如何精確深入,大伯的見解,又是如何明正獨到……”

    “媽拉巴子的,原來王八蛋們躲在山頂上!”

    舒滄一施眼色,三個人也立刻來到段凡身邊。

    現在,只有中央主桅桿邊的鋼鉤綠衣大漢死死的不稍做退讓!

    “快把小錨取出來!”

    衛浪云心中還真擔心,萬一在上面傷了這瘋子,不定他會拼力發動機關,自己的心機便白廢了!

    “你是店掌柜?”

    再也受不了對方的誣罵,衛浪云大聲道:“澹臺又離,你還通不通一點人性,講不講一點道理?”

    一旁,古獨航頷首道:

    這時,“尺中刀”流爛若出千百點殞星的曳尾,縱橫交織,芒彩含括天地,展履塵一刀在手,揮灑如意.

    包一銘自接到“勿回島”發來的武林帖以后便立刻選出屬下百名弟兄以南方地主身份把長風鎮所有客棧包下來,就等各路人馬會合了——

    獨輪車尚距離七八丈遠,突見車上怪人凌空而起五丈高,他似是生了翅膀般空中一縱,人已落在衛浪云面前一丈地方站定!

    “什么叫‘金針過心’你說!”

    楊宗拍拍衣袋,笑道:

    綿羊山一場至死方休的決戰,由于公冶龍的“急流勇退”而遁,結果硬是這么個兩不占便宜的光景——

    一邊的田壽長接問道:“大概有多少受了傷的”

    衛浪云忙追問道:

    馬上的人一看便知道是“蝎子”兄弟。

    “二叔,你看敵人為何棄船而去?”

    管庸躬身道:“期待這天,也已有一段漫長的時日了,少主!”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http://www.delonghi-nabe.com/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双腿大开被手指性调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