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http://www.delonghi-nabe.com/
    九重韶華

    厲寒謹慎的道:重韶華“島主,我的意思是最好雙管齊下,能以兩全自是上佳,否則,至不濟也保住一端,魚與熊掌不能全得,只有擇一而取了?!?br>
    雙目怒睜,重韶華煞氣盈溢,澹臺又離厲烈的道:“此話當真?”跟著來的“天蝎旗”大把頭易少龍,重韶華“地蝎旗”大把頭陶輝,重韶華“人蝎旗”大把頭皮四寶,“金蝎旗”大把頭卜乃豐,“木蝎旗”大把頭任新堯,“天蝎旗”大把頭威名揚,“土蝎旗”大把頭陳剛,“水蝎旗”大把頭馬超風,公明堂石林。

    這是有計劃的一支伏兵,重韶華也是田壽長與澹臺又離展履塵舒滄幾人商議的-----

    武爾文的“地海奇學”“天網索魂”所形成的極光絲網,重韶華就在撞擊上衛浪云的雙錘以后,重韶華立刻便見滿天飛星,二人宛如置身在浩翰的銀河中,無數的流星盡在二人身體前后穿梭飛閃!

    重韶華“那不就在數千里外的海岸外嗎?”

    田壽長見管庸帶領十二名手下弟兄,重韶華笑點著頭,道:

    哈哈一笑,重韶華赫連雄道:

    公冶龍大怒,重韶華道:

    沉吟著,重韶華谷宣道:“難說,樓主是個倔脾氣,性烈如火,為人剛耿,是不甘受人威脅,如果你們以強力硬迫,誰也不敢講他是否能以改變態度……”

    紫頭巾,重韶華黃衣,黑褲,面上更是一塊血紅的面罩,而這些人手中握的兵刃也怪,十八般兵器全有,如果數一數,正好是二十一。

    柴志貴一聲高叫,重韶華道:

    剛才海面上一舉燒了“南海門”四艘怪船,重韶華如今衛浪云下達施放“白磷火箭”,命令,只見“島使”樊翼升立刻舉出一面紅旗迎空一陣揮舞——

    重韶華“獨航你——”

    附近凄叫落水之聲不斷傳來——

    鐵漢“嗯”了一聲,道:

    赫連雄也怒道:

    “我們遲遲的殺而未殺,便是有一件事情所不能不加以酌量!”

    “人,有時候提提想當年,述一述往日情懷,倒也覺著是件愉快的事!”

    武爾文大怒,道:

    “浪云,我們趕快交待了這幾個小王八羔子,還得去找那朱玉如陳京兒,猶在這里和他們磨蹭什么?”

    田壽長道:“很周密,花子頭和老段全可不必下馬.策騎往返沖殺也就行了!”

    “大盾王”曹步前與“玉面屠夫”呂迎風,加上“蝎子”組合的易少龍、皮四寶、馬超風,也早紛紛率領兄弟們沖入南海門陣中混殺起來……

    “由我來!”

    “大哥,四寶是有功,這里得趕快清理好了我們也好盡快的趕回‘蝎子莊’去了!”

    厲寒緩慢的,一字一字的道:“回稟二爺,島主所言,句句真實,字字無訛,除了我可以用人格生命保證之外,其他五百多名弟兄俱可作同樣的之誓證!”

    “倒是忘了田兄岐黃之術高明,那就請快去后面‘小桂樓’吧,孩子已喊叫了一整夜,真叫人心痛!”

    “姑娘可有拜帖?”

    楊宗正色道:“怎敢相瞞少夫人?”

    說至此,只見她翻動雙目望望衛浪云,又是一次凄慘的笑笑,道:“我……我感謝……你讓我服侍……你……也算……算不……枉為……女人……如今……又死……在你這位……江湖盟……主的…懷里……上天……已經……對我……夠恩寵……了……啊……怎么天突……然……黑了……”

    隱伏在四周的“勿回島”弟兄們則個個屏息如寂,心跳加速,人人手掌上全沁了汗水……

    青臉大漢忙道:“因為我們恐怕暴露形跡,所以不敢太過接近,不過,遠遠看去,那些圍攻者似是全部穿著紫袍……”

    “我們是在長風鎮與二叔人馬會師,希望他們能及時趕得到才是,因為我們如果盡在長風鎮外海面上等,必會引起南海門的注意-一”

    “老先生,可否說明你們為何來此中原?”

    “南海門不是神秘組織,天下之大,太多門派我們不知道,而算知道地方,我們也未曾去過!”

    “??!是呂爺呀!”

    “就算是吧!”

    不論衛浪云如今是江湖盟主,但在田壽長眼里卻永遠是他與展履塵一手調教帶大的,相當年,他與展履塵同衛浪云的老爹衛浩,他三人結桃園之義,拜金蘭之盟,成為異姓兄弟,至親手足,同生死,共患難,禍福與共,安危一齊,就這種不渝的道義,堅貞的情操,雖骨肉至親也難比擬……

    掠陣的楊宗大聲喝;“少主好功夫!”

    赫連雄一咬牙,道: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http://www.delonghi-nabe.com/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双腿大开被手指性调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