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http://www.delonghi-nabe.com/
    挽香月

    頓了頓,挽香月他又微笑道:“那時候,只怕你不但毫無‘名節’可留,更落了個臭名迎風遠揚五百里!”

    衛浪云雙眉一挑,挽香月十分沉痛的道:衛浪云肅穆的道:挽香月“信為立身這本,豈可兒戲?”

    原來陳京兒早已在四更時候醒過來,挽香月她因流血過多,挽香月力氣放盡,才陷于昏迷,如今經那斜眼大夫灌了一大碗老山人參湯.又服了藥包了傷,睡上一陣已是恢復過來,但她見身邊有守的人在.燈光下知道是大刀社的人物,一時間將計就計的伺機再脫離了。

    下面,挽香月舒滄已高聲吼道:

    就在易少龍擰身側閃仍被大漢的巨棍搗破衣衫帶走一大片皮肉的同時,挽香月“青蛇針”“咚”的一聲也扎在大漢胸前.就在雙方閃分之際,挽香月“青蛇針”倒帶而抹過大漢左上臂,神奇的,也是幸運的劃破大漢左臂——

    曹步前呵呵-笑,挽香月道:

    “你狠吧,挽香月你殺吧,挽香月反正鐵家寨已經完了,能與我鐵錚強心儀的女人死在一起,且又令你這狂夫抱恨終生,也將是令人含笑九泉的一件痛快事情,哈——”

    “夫人回六順樓去了,挽香月夫人是懷著身孕的,挽香月這節骨眼上皮四寶可是善意的為盟主設想,當然,如果盟主愿意見識,假鳳虛凰一番也未嘗不可……”他瞄了衛浪云一眼又道:“話又說回來了,盟主為了身份或有別的顧慮,四寶當然不敢拉盟主去……”

    挽香月但他哪里知道這些大漢的胸腹皆穿有牛皮背心護著。

    于是,挽香月一個個全驚異起來……

    “呼”的一聲,挽香月快船就地一個大旋身,幾乎翻復,所幸帆未拉起來……

    現在,挽香月“從富陵鎮”來的騎隊,距離敵蹤所駐之處,約莫尚有十里不到。

    一直陪待于后的卜興立即回應一聲,挽香月掉轉馬頭奔開,田壽長開口問道:“老鬼,島上的火器弩彈可也帶著?”

    衛浪云才滿心迷惑的走進房門,目光一瞥之下,已不由驚的抖了抖,又驚又喜的脫口大叫!

    側身退了一步,易少龍淡淡的道:

    衛浪云談淡的道:“那一次,在‘老通城’我擒住了你,在你臉上賞了一記‘丹血印’,是警告你不得再犯此等卑鄙淫行,但顯然你仍邪惡不改,無恥如舊;你帶了這種記號,受了如此教訓,卻依然本性難移,因此,也就不堪救藥了,在‘老通城’你碰著我,是第一次,今晚,是你最后一次:來生投世,千萬記著,你不要再做個專思為淫的下三流禽獸!”

    就在這時候,岸邊后援的“六順樓”五百弟兄們,便突然在李青管庸的率領下吼叫著也投入戰斗——

    澹臺又離見來了田壽長,忙急步上前,道:

    呂迎風提著氣道:“放心!……我若一死……怎對得起你……救我一命?”

    呂迎風面孔一緊,道:

    衛浪云道:“我們可能要攻撲‘六順樓’,如今‘六順樓’實力大減.斷乎不會給你這樣的機會!”

    那大夫笑笑,道:

    大漢再次一頓手中精鋼棍,道:

    “他媽的,你又知道了,別忘了這半年來我們吃了多少虧又上了多少當,你把這種敵人當三歲小孩呀,哼!”

    衛浪云誠懇的道:“確然未晚,真的不晚——”

    田壽長冷笑,道:

    呵呵一笑,舒滄道:

    公冶龍沉聲,道:

    柴志貴道:

    老者厲烈的道:

    “夫人,差不多是這么個光景呀!”

    經過了七八天的悉心調治,衛浪云身上的創傷已大有起色,雖尚仍未痊愈如常,傷勢卻都已合了口,勉強移動得了.

    “大當家言之有理,我也以為應去告訴六順樓,如果兩下里聯起手來,那批龜孫子們必將被我們揪出來——”

    衛浪云道:“想是一定如此?!?br>
    衛浪云望向“島使”樊翼升,道:

    舉棍大漢厲罵一聲,道:

    那伙計笑道:

    衛浪云低促的道:“大伯,這是真的,我不騙你,二叔有法子做到——”

    “盟主.且請前面入席?!?br>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http://www.delonghi-nabe.com/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双腿大开被手指性调教小说